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碎玉斋

1983--2013,……

 
 
 

日志

 
 

意外的旅程(回家四)  

2009-08-06 15:44: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四的夫家在洪泽湖畔的小镇,离县城半小时左右的车程。三年才回来一次自然是要去一趟的;突发奇想地,他们邀我同行,我经受不住洪泽湖的诱惑,经受不住湿地公园的勾引-------到达后的第三天很爽快地就跟去啦。

     算来老四结婚也已经15年了,可我这亲家姐姐对她那口子的家庭状况是通过这次旅行才略有了解的:此君在家排行老末,父亲早逝,老母健在,兄弟姐妹六人,插着花的单数是女,双数是男,上面的五个兄姐对这老幺可以说是宠爱有加,爱屋及乌地,我这次也充分感受到了这大家庭的热情真诚。

     三面环湖一面接陆的这个临淮小镇,理所当然地尽享临湖之利,各种新鲜水产手到擒来,价格也许不比县城里面便宜,但新鲜程度却是毋庸置疑的,这种鱼虾素菜为主的饮食结构也正对俺们的胃口,于是第一顿晚餐,对着满桌子的新鲜湖产品,更尤其在这一家和谐气氛的笼罩下,无拘无束地敞开胸怀喽:勾起童年回忆的青椒炒银鱼;头回所见的清炒莲子,清炒菱角子------莲子又嫩又甜,而那菱角子袖珍如莲子般大小令人大开眼界,据说这玩意拨起来还是很个费劲的,价格也就高一些,每斤15元(也就15元!)。看我吃着喝着无拘无束来者不拒,他那大哥二哥二姐二姐夫的越发热情起来,不觉消灭了近两瓶的啤酒,飘飘然赶紧刹车,否则,要糗了,嗨!

     晚饭前我们还被领着到洪泽湖大堤上溜达了一圈,虽是雨季,湖水位并不是很高,湖边一个小公园正建设中,池塘里,野莲花盛放着,随手摘得的莲蓬拨开一看,莲子比一般的就要肥胖,送入口中,更是甜香无比!不远处有几栋住宅楼,据兄姐们说五万元可购得一套(100平米左右),一时冲动无比,我这生活在所谓大城市里买不起房子的穷人,突然发现在这空气清新纯天然的世外桃源,居然矗立着能够买得起的这么大的房子,赶紧地近前细细端详,却发现房子的质量差强人意,欲望之火才略微收敛,不过没有熄灭,期待着哪天得偿所愿。

      洪泽湖湿地在该镇东南方向,开车十来分钟就到,占地规模不小,不过也还处在边开发边开放中,开发所需要的资金肯定是不小的一笔,通过涨门票是一获取资金的好路子,可是,我看游人寥寥的,不免替它担心,60元一张的门票买了一行人刚要坐上公园专用的电瓶车进去,就碰见了一个亲戚,据说是二嫂(在家排行老八)某个兄弟家的儿子,就在该公园的某部门上班,执意要我们把门票退了,现成的后门不走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可是接下来当电瓶车驾驶员载着我们进入公园后,就很恍惚啦:这帮没买票的老少七人怎么个游览法?里面一个个小景区是进还是不进?一通电话请示了不知道什么人以后,决定带我们沿着里面的大道溜一圈,然后水生动物馆看看就算大功告成。好在我们这群老少也都不较真,本来门票钱都省了几百元了,那108种莲花不看也罢,那小船儿不坐就不坐呗,看园里一池池白的红的粉的绿的荷叶荷花,看时不时飞过的只只白鹭,看路边重重垂柳,看做成中国结形状的小路灯,个个也是心满意足,小朋友光是对着水生馆里的鱼虾蟹鳖之类拍照就拍得津津有味好半天呀。中午回到二哥家楼下坐在过道口,面对自家菜地的各种叫出叫不出名的菜,凉风习习,等着吃现成的好饭好菜,惬意得几乎昏昏欲睡。

      话说他家大哥二哥十几年前盖这栋上下各有四间房的小楼时可是花了不少钱的(一、二十万?),这许多钱哪里来的?养螃蟹所得啊!一直养到现在,蟹塘已经扩大到大约十六七亩的水面。

     往蟹塘去的路是一条笔直延伸最后一段高坡凸起的水泥路面,慢悠悠地大约走半个小时,那所谓的“凸起”就是穿过洪泽湖的大堤;据说这路才修了没两年,是国家投资建设的(原先是泥坨坨的土路),路边的杨树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的树荫,正是夕阳西下,树叶金黄一片,赶紧地,留下点金色记忆吧。

小插曲(回家四) - keepsmiling.always - 无知万岁

      蟹塘里一条水泥小船正悠悠地离岸而去,除了塘主人二哥夫妻外,还有两位堂姐妹,小堂妹正是夫妻二人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生出的六岁的二女儿,好可爱的总是笑眯眯的女孩儿!小堂姐么,就是我家的四女了-------女主人熟练地划着小船,男主人蹲在船头,一把把地向塘里撒着特制的蟹食,隔三差五的他们还会买点小鱼苗,切碎了犒赏蟹兵蟹将们,这季节,蟹们都还年幼,分散着趴在塘底、塘边洞里、塘中水草上过他们幸福的童年生活,到了秋天,呜呼,就该是报答塘主人养育之恩的时候了;

     小船转了一圈做完正事回来靠岸,轮到我们这些游手好闲的嬉玩了,划桨之人是高大的一子,乘客是我老人家外带于家的老幺和三个堂姐妹,船工是新手,我这乘客也是心虚虚,原地晃晃悠悠盘桓了两分钟后船儿终于慢慢驶入塘中,划船的技术日趋熟练时,乘客也才逐渐放松东张西望起来:天还亮得很,但弦月已经升起;时不时小朋友们会惊呼着指向水草间的小螃蟹;在河南大学声乐系就读的大女儿不由地哼起了“咱们俩划着船儿采红莲啊采莲.....”;无意间就看见船头有只小小的红色蟹壳,这才知道在螃蟹长大的过程中要褪壳至少四五次,每次褪壳时,软软的身躯从壳肚子下的小洞缓缓退出来,这时它是最脆弱的小生命,必须找个隐蔽处蛰伏直至新壳长好,否则很可能受自己同胞的侵袭而丧生------任何一个生命的成长都是件多不容易的事儿呢!

     蟹塘归来,天色已暗,月上树梢,静谧祥和,心也爽朗朗澄澈澈。。。。。。

小插曲(回家四) - keepsmiling.always - 无知万岁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